2 February

关于今天采访的脑洞 驼妹 勿上升真人
Mekio听到赛后采访金总说的反正我也不觉得Mekio帅之后,小脾气就上来了,也不管是自己先说侯爷帅的,坐到保姆车最前面,也不理某金总,眼神偷偷瞄着后面金总,想看金总什么时候过去哄自己;野萌萌等了一路,不仅没等到金总过来哄自己,下车反而金总冷着脸不吃饭就去直播了。
野萌萌看见金总不理自己,吓得也不敢吃饭,也没去直播,怕看见金总咪咪眼的杀气,对老父亲说“我去睡觉了,好困”说完一溜烟就跑了
“不亏是我的接班人,有作为猪的潜质”老父亲叹叹气“荡荡,看我今天厉害不”然后扑倒了荡荡……的椅子上,还附送荡荡一个白眼
睡在床上的野萌萌翻来覆去睡不着,他哄不哄我,他不哄我我怎么哄他……叮咚,手机亮了,野萌萌拿过手机“烬赫奎”开心的萌萌点开{下来,再睡你自己负责}
然后野萌萌怀着一心赴死挪向训练室,训练室那么多人,他不会对我怎么样吧,不然我开着直播,在粉丝面前要给我面子的
过来就看见自家金总在和侯爷排,还在决战五子棋,我的鬼鬼,这是什么情況?然后开直播,金总和平常一样,没变化,萌萌开心了,和平时一样就去交际了。
上了一晚上分,开心的萌萌屁颠屁颠跟着金总回去睡觉了。关上门,金总咪咪眼就不见了,把他搭在胳膊上的手也拽下来“you sleep single bed my sleep double ”就径直去洗漱了
野萌萌一个大写的懵逼。什么意思?不是不生气了么?什么single double?难道把我叫下去只是为了让我看他决战胜利?想跟过去问为什么,就被金总扔到了单人床上
金总躺到半夜,就被怀里的小东西蹭醒了,西吧,明明那么生气的,看见小东西蹭过来,咋吧咋吧嘴的睡颜,就气不起来了,侯爷帅又怎么样,唇红齿白的小东西还不是躺在我怀里。紧了紧怀里的小东西,给他盖了盖被子,忍不住亲亲光洁的小额头,金总闻着同样的沐浴乳味道入睡了。早上金总一睁眼就看见野萌萌委屈迷茫的眼睛。“赫奎酱!hiong!mi ya nei you are handsome only you ”“ez侯最帅?”
“Nonono. You. 他没你帅,and I love u only ”“don't smile to he ”“嗯嗯,遵命,hiong我好困,赫奎酱”“小东西,我抱着你,sleep again ok?”“嗯嗯,you are best. ”
野萌萌向金总撒娇战略。完美!

评论

热度(29)